主页 > N优生活 >往来之间,副刊主编的客厅即文坛 >


往来之间,副刊主编的客厅即文坛


2020-07-09

往来之间,副刊主编的客厅即文坛

冷副刊时期,副刊主编的任务集中在审稿和组稿,到了热副刊时期,引领文学发展方向以及和文人交谊也是副刊主编的任务,尤其台湾报纸副刊到了民营报纸企业化经营的时代,阅报人口大增,各个报刊在激烈竞争中把副刊的特质及影响力推到最高点,甚至形成「副刊即文坛」的说法。

林海音曾担任联副主编十年,她的女儿夏祖丽为她写的书《从城南走来:林海音传》便曾说道:「我家客厅是半个文坛。」热情好客的林先生,除了自己亲自动手做菜,邀文友来家里吃饭、喝茶、聊天,也在无形间建立了一个作家齐聚的私人场所。

隐地先生曾有一篇文章〈到林先生家作客〉,便是叙写林家客厅的文学盛宴,「林先生为人热情侠义,乐于助人,喜爱朋友,若有文友从国外回来,她总会为这些远道回台的老友邀一些作家朋友聚聚……约会的场地不像现在一般人请客都订在餐厅,林先生请客一向都在她家里。那天是为了欢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夏志清教授和王洞新婚返台。夏志清当天神采飞扬,妙语如珠,而林海音特别烧了一桌好菜,加上大瓶绍兴酒,使餐叙热烈欢洽。……当天,夜深客人逐渐散去后,当时主编《幼狮文艺》的痖弦就在那个客厅访问了夏志清谈散文,深入精闢。」名作家、文坛守门人设宴,另一位名诗人、杂誌主编藉机访问归国学者,精彩的文章、重要的文学事件在其间发生,所谓「半个台湾文坛」说的就是这种情形吧。

我进入林先生家客厅的时间很晚,以林先生的辈分,原不必理会我这个小编辑,不过也许是林先生自己也是女性编辑,便对也写小说的女性编辑特别关照,我加入「中国文艺协会」、「中国妇女写作协会」、「中华民国笔会」等文艺团体都是林先生介绍入会的。由于林先生家的客厅声名太响亮,我第一次受邀作客,还真是坐立不安,不过正如隐地先生文章所说,林先生不仅好客,烧一手好菜,也喜欢拍照,聚会后没几天,便收到了林先生寄来当日宴会的照片。林先生有一本书《剪影话文坛》便是一本她拍的照片,搭配散文,写出文坛盛况的精彩好书。

孙如陵主编时代也有许多重量级文人的聚会,呈现「客厅是半个文坛」的现象。在一篇题为〈方社围座清谈〉的文章中,写道「方社」中人齐聚当时中国广播公司节目部主任邱楠家中,午餐后开始围坐清谈,主题是「我和读者的接触及我的文章对读者的影响」,虽说是以写作方块文章为主的专栏作家组成的方社社员的聚会,谈论的主题也是方块的写作,但因为出席者包括了中华副刊主编林适存、中时人间副刊主编王鼎钧、新生副刊主编凤兮、中央副刊主编孙如陵、还有赵滋蕃、吴延环、耿修业等知名作家,这样的聚会影响力不止半个文坛了。

梅新先生主编中副时,也许是个人习惯,也许是工作地点与时间的关係,他比较喜欢在报社附近的馆子宴客,如此餐会结束后,方便回报社继续工作。不过梅新主编家的客厅也称得上半个文坛,《现代诗刊》的复刊、早期的《年度诗选》的编辑会议都是在那儿完成的。

到了我接任主编,一方面时代环境改变,一方面我不擅厨艺,也没有一个适合大宴宾客的客厅,要想如林先生般和文人边吃边聊、激荡文学梦想是不能了,放眼如今的文学环境,「客厅是半个文坛」大约已成绝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