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优生活 >庙宇前身是凶宅‧信徒心留阴影少问事 >


庙宇前身是凶宅‧信徒心留阴影少问事


2020-07-08

庙宇前身是凶宅‧信徒心留阴影少问事(柔佛‧新山31日讯)10年前一度轰动全国的一家七口祖孙三代遭割喉灭门惨案发生后,凶宅多年乏人问津,更数度传出绘声绘影的闹鬼传闻,令当地居民不敢靠近,直至一名乩童急寻设庙地点,业主这才得以贱价出租凶宅。如今,凶宅不再作为民宅,而是被改为供奉阴府黑白无常与其他“正神”的庙宇,并只在夜晚开放两小时提供信徒问事和改运等服务。然而,儘管凶宅已“变身”庙宇,仍有不少人依旧对这间曾经鬼影幢幢的庙宇却步,因此,来问事的人寥寥无几。这起于新山柔佛再也花园发生的冷血灭门案是新山开埠以来,最血腥、最残酷的案件。命案发生后,凶宅闹鬼的“风言风语”不仅令当地居民心里七上八下,一些人唯恐“冤魂”缠身而对这间屋子避而远之。不过,事过境迁多年,鬼影之说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成为过往云烟。建庙先照会冤魂凶宅空置了约8年后,于两年前重新粉刷整修成了庙宇。庙宇每週仅有3天和初一十五在晚上才开放,香客来自新山、古来、吉隆坡、新加坡等地,问事範围主要围绕在工作、生意、健康、财运等事项。相比之前阴森森的房屋空壳,屋子庭院如今显得整洁有条理,旧有的铁丝围篱已拆除,换成更加稳固的铁围栏,以遏止不法之徒攀墙而入。庙宇管委会主席李连财(43岁)接受《》访问时说,由于一名乩童朋友欲寻找设庙地点,刚巧法庭刚审理完毕这起灭门惨案,他得知命案中的老死者的孙子在继承这栋凶宅遗产后,有意出租凶宅,便和对方洽谈承租事宜。凶宅向来被房屋市场视为烫手山芋,屋主也面临“租没人租、买没人买”乏人问津的窘境。据说老死者的孙子出租这间房子的租金比市价来得低。李连财说,屋子曾经发生兇残命案,相信谁也不敢当成住家来住了。提及凶宅匪夷所思的灵异事件,他披露,是否属实则无人确定,但知道庙宇前身的民众依旧难以克服心理障碍,以致庙宇成立到现在,香火仍不旺盛,信徒人数屈指可数。“筹备庙宇建设过程期间,乩童先向冤魂照会请示,表明我们是建庙协助信徒办事,别无他意,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可是知情的公众或多或少会有恐惧心理。”他说,目前,庙里的事还算顺利,有时候为了办庙庆或法会,他们都在庙里夜宿,一觉到天亮,没有问题。“虽然信徒不多,但我们相信要继续维持下去不是问题。”主人房供奉7死者神主牌负责打扫庙宇的陈先生(50岁)披露,为慰藉冤死的灵魂,乩童特在主人房的空间安置供奉7名死者的神主牌位,每个木製灵位牌均用罗马字母书写死者的名字,并贴上他们的照片。除此,靠墙处则摆放死者生前膜拜的印度神像和图片,以及庙宇供奉的观音像。基于庙宇只在晚上开放问事,因此,记者白天第一次到访庙宇时,只能透过陈先生的描述,得知庙内的情况。他说,另两间卧房打通连接至厨房,墙壁漆成青色,灯光也以青灯为主,打造成阴府氛围,膜拜黑白无常。至于客厅供奉的“正神”包括法祖公、济公、观音、齐天大圣等。陈先生每天到庙宇做清理工作,向神明和死者牌位一一上香倒茶,逢庆典节日,他还会去买印度和马来菜餚糕点祭拜死者一家。此外,记者想要拍摄屋主一家的牌位时,庙宇管委会主席李连财回应说,需掷筊“问过”往生屋主,并解释虽然屋主是印度人,但乩童自然有办法跟他们沟通。阴阳眼香客“看见”有人招手在凶宅干活,陈先生天天都是好天,不曾碰见鬼影子,不过他说,曾有阴阳眼的香客来到庙宇时,声称“看见”主人房窗户有人在招手,被吓得不敢再来。此外,其他香客也声称“瞧见”黑色或白色的人影站在屋子庭院一隅。陈先生指出,一些人知道这间庙宇事前曾发生7人命案后,唯恐屋主一家冤气仍“猛”,以致一步都不敢踏进庙里。“我就觉得没甚幺好怕的,因为庙宇已为冤魂超渡。”另一方面,41岁曾秀清负责庙宇办活动时的伙食餐点。她说,庙宇未安置7名死者的牌位时,隔壁邻居透露听见“怪怪的声音”,牌位安顿后,邻居就不曾提起有“怪声”了。“比起鬼,更怕贼”邻居未遇怪事与凶宅毗邻的马来屋主,在命案发生后几个月便将屋子转售给一户马来家庭。虽然当地一度传出7名死者灵魂显现的流言,但无损附近居民的心情,目前住在庙宇隔壁的两户家庭,其中一户声称从未遇过灵异怪事,另一户则是“围墙高高筑”,在治安不靖的新山,他们显然“比起鬼,更怕贼”。位于角头的庙宇,隔壁两户皆是马来家庭,最靠近庙宇的住户为了防贼而将围墙筑高。与庙宇相隔一间的马来住户乌斯尼受访时说,命案发生初期,当地出现许多有关逝世屋主一家的灵异传言,他甚至听说有德士司机“不小心”载送死者的鬼魂回家,但他认为这些谣言都不可信,因为他住在该处多年一直都很平安,没遇到怪事。“大家说三道四,人云亦云,没有人可以证明是否真的有鬼魂存在。”提及凶宅变身为庙宇一事,乌斯尼却说,庙宇的膜拜仪式如烧冥纸之类的举动,他尚可谅解,前提是应避免对当地街道带来交通阻碍、环境污染和噪音的问题。他说,他之前就住家改建成庙宇一事向新山中区市议会表达意见,不过当局过后没有採取任何行动,他也就没再继续追究。新闻背景讨不回血汗钱杀一家七口钱财纠纷是造成印度一家七口惨遭谋杀的主因,来自孟加拉查深宝省的主嫌犯莫哈末马素拉那,于1994年飘洋过海到我国乌鲁地南烈光镇一间工厂工作后,6年来把赚来的7000余吉令交给女友瓦苏基存进一家银行,可是,他在回乡前夕却讨不回血汗钱,因而种下杀机。在瓦苏基不认账后,莫哈末马素拉那携同一名同乡于晚上到瓦苏基家谈判,但双方谈至凌晨却没有结果,莫哈末马素拉那在盛怒之下杀死瓦苏基及屋内其他人。事发后,7名死者的尸体被发现各别倒毙在客厅、后房、中房和客厅内,屋内满是血腥味,情景骇人。7月30日下午及8月3日上午,警方先后在乌鲁地南一间餐馆逮捕莫哈末马素拉那及其同乡拉查乌科林,并援引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将他们控上庭。这起兇杀案于2001年8月开始审理,经过32名证人的供证及多年审讯,于由承审的新山第四高庭法官拿督阿查哈判决拉查乌科林证据不足获当庭释放,莫哈末马素拉那则于被判表面罪名成立,面对死刑。‧报导:李桂萍‧2011.12.3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