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和生活 >喔,阿拉!《圣经》不可能是对的,不是吗? >


喔,阿拉!《圣经》不可能是对的,不是吗?


2020-06-25

喔,阿拉!《圣经》不可能是对的,不是吗?

有些街头传教士在分享讯息时,会和气地跟人打招呼、了解他人问题、为他人苦痛祈祷。但我碰到的传教士都站在街角对人宣扬信仰,他们确实打动了一些人,却吓跑了更多人。这种传教方式的问题在于,福音需要生命根本上的改变,但我们究竟对他人的生命理解多少?

传福音若要有所成效,就必须建立关係,少有例外。以我个人为例,我知道没有基督徒真的在乎我,除非我也成为基督徒,他们就会和我变成朋友。但那样的友谊是有条件的。因此,既然没有基督徒在乎我,我也不用太在乎他们的讯息。

然而这一切就要改变。我在大专辩论赛认识了大卫。

前往威彻斯特是一次欢乐的旅程。所有的队友互相认识彼此,一起练习辩论内容、分享生命的故事,并且一同欢笑。这对我来说是个大开眼界的经验,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生活方式与思想大不相同的人们如此密切交往。队上一位女同学主张让嗑药合法化、一位男同学和他女友同居,另一位男同学和他的男友同居。

「欢迎成为大学生!」我想。

那天晚上大家愉快地嘻闹着。到了饭店,教练说有两个房间必须由四个男生分配同住。这点完全不用伤脑筋,我和大卫马上就决定同睡一间。

队上其他人都想出去热闹一下。大多数队友去附近的酒吧喝酒或跳舞,有些人则去寻找适合的地方抽些不同的东西。我从没参与过这些活动,也不想开始尝试。大卫也一样,这让我感到好奇。我很想知道他为什幺跟其他队友不同,反而跟我比较像。

没多久,我就知道答案了。

整理行李的时候,我看到大卫坐在房间一角的扶手椅,双脚架在桌上。他拿出《圣经》开始读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感到非常诧异,那心情实在是笔墨难以形容。这辈子我从没见过一个人在闲暇时候阅读《圣经》。事实上,我根本没听说过这回事。的确,我知道基督徒很尊敬《圣经》,但我以为他们都明白《圣经》已经过修改,所以没有理由再去读它。

就在这个时候,我得知大卫是个基督徒。我推断他一定受骗特别深。因为我们之间没什幺隔阂,我便问他:「大卫,你是死忠的基督徒?」

大卫回报我一个开怀的笑容:「是的,我猜我是。」

「你应该知道《圣经》是不纯正的,对吧?」

「喔,是吗?」

「是的。长久以来它经过多次修改。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看来大卫并不相信我的话,但他对这番话颇感兴趣:「怎幺说呢?」

「嗯,这是显而易见的。首先,你看看《圣经》有多少种版本?钦定版圣经、新国际版圣经、修订标準版圣经、新美国标準圣经、英语修订版圣经,想必还有其他很多版本。如果我想要知道上帝真正说了什幺,我怎幺知道应该要选哪一本《圣经》?它们全都不一样。」

「嗯。这是你认为《圣经》不可靠的唯一理由吗?」大卫冷静而克制的反应让我感到惊讶。一般人通常会对这个问题措手不及。

「不,还有一大堆理由。」

「嗯,我在听,然后呢?」

我把行李拿开,整理思绪:「有好几次,基督徒把《圣经》几个段落全部拿掉,因为他们不需要它们了,然后加了他们想要的内容。」

「比方说?」

「我不确定出处是什幺,但我知道他们把『三位一体』加进了《圣经》。后来,他们的谎言被揭穿,就把它拿掉。」

「喔,我知道了,你说的是《约翰壹书》第五章。」

我根本不知道《约翰壹书》是什幺,但我立刻指出他承认了这个错误:「你明知故问!」

「我知道你指的是什幺,但我不认为你真正了解它。」

「我怎幺会不懂?」

「并不是说基督徒擅自增减内容,这样说起来好像人们弄了个大阴谋在操控《圣经》。我的意思是说,试想一下:如果有人真想添加什幺内容,你觉得他有办法直接更改世上所有的《圣经》吗?」

「嗯,可能不是所有的《圣经》吧。」我承认这点,我走向自己的床位,面对大卫:「但也够了。」

「什幺够了?」

「足够有效更改《圣经》内文。」

大卫看来无动于衷。「纳比,你的意思是说,全世界的基督徒会让某人更改他们的圣典,而这幺重大的改变并未记载在历史上?这怎幺可能?」

「不是全世界,但我可以想像某人在某个特定地区这幺做,却没被发现。」

「所以,你同意如果在某个特定区域有个窜改的版本,那幺我们可以在世上其他地方发现没有记载那项窜改的《圣经》?」

「我想是的。」

「嗯,那幺,」他一副要做出结论似的:「那正可以说明多种版本的《圣经》以及《约翰壹书》第五章的议题。」

「欸,什幺?」我觉得我好像在跟大卫下棋,他却出其不意喊了「将军」!

「在世界各地都有《圣经》抄本的这个事实,表示我们可以比较它们,看看其中的变动。这是圣经研究的『文本批评』。如果哪里更改了,例如《约翰壹书》第五章有关三位一体的经文,那幺我们可以跟其他抄本比较,轻易找到那修改的部分。这可以说明《圣经》不同版本之间的主要不同。」

「那幺次要不同又如何?」

「大致上来说,那些都是翻译时造成的文体不同。《古兰经》也有不同的翻译,不是吗?」

「是的,但是《古兰经》译本都是根据阿拉伯文原文去翻译的,而不是透过外语的转换。」

「嗯,《圣经》也一样。大多数不同版本《圣经》之间的不同,都是翻译的问题,问题并不是出自于最根本的希伯来文或希腊文。」

我先消化这新的资讯,然后以新的视角看待大卫。他从哪里得到这些资讯?以前我怎幺都没听过?我觉得这些都难以置信。

我的深刻怀疑获胜了:「大卫,我不相信你说的。我必须自己去查清楚。」

他笑了。「很好!如果你没有深入调查,我会很失望。但如果你要做得对,你最好带证据过来!」

我从床上站起来,走向我的行李。「别担心,它已经带来了。」

整理完行李后,我们为辩论比赛做最后的準备工作。但同时,我一直在想我们的对话。我仍完全相信《圣经》不是纯正的,但我必须找到比之前听说过的批评更进一步的论证。我期待回家后能更深入地埋头研究这些议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