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润生活 >聆听丧亲者释放悲伤‧忌说不要哭忘了吧 >


聆听丧亲者释放悲伤‧忌说不要哭忘了吧


2020-07-31

聆听丧亲者释放悲伤‧忌说不要哭忘了吧(吉隆坡讯)死亡犹如树上枯叶顺着风势飘然落地般自然,是生命终曲的一章,但多少人已有心理準备面对这随时可能发生的事则是未然。此外,面对丧亲的悲伤像开着的水龙头的水,源源不绝,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及心力面对。生死学学者强调,我们要知道,每个人都有悲伤的权利,悲伤不是可耻的事,必要时求助和接受治疗也并不可耻。而当我们陪伴丧亲者时忌于成为“教育者”,教育当事人“忘了吧”。因为所发生的事都是生命的一块,无法马上拆除或割捨,也就难以忘怀。反之,我们要扮演“聆听者”,学会聆听他们的想法与故事,才有助于他们释放悲伤,重拾力量,展开新生活。从事生死教育多年的林绮云教授觉得,我们会为孩子的出世準备很多需要的东西,却不见得会对死亡有所準备,主因在于很多人避忌谈死亡。而且很多人不担心自己死后丧事怎幺办,总之“会有人替你办,但这是你要的吗?”。结果,往往就像结婚喜宴般,“来者都不是你认识的人,而是父母的朋友”。因此,及早準备遗嘱,交代身后事,至少那是自己要的,别人也会儘量配合,以完成你的心愿。她也是台湾国立台北护理健康大学生死教育与辅导研究所所长,擅长于防止自杀的她原本学的是社会学,因缘际会往生死学、自杀学及悲伤辅导发展,并培养许多后进,共同为悲伤辅导贡献己力。以同理心陪伴听故事现年56岁的她坦言,生死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有助人们更早学习和了解生死,不会对之措手不及,即使在面临他人的悲伤时,也能以同理而非教育的态度视之。以她多年的经验显示,民众是可以“被教会的,且胃口愈来愈大”。意思是说,生死是人生很重要的课题,我们能够打破禁忌,正视死亡带来的冲击和美好。尤其是我们开始接触生死课题之后,就会意识到我们想多认识生死,及时做好心理準备。林绮云于“悲伤辅导工作坊”上举例指出,我们陪伴一个正在悲伤的人时,习惯于成为“教育者”,意即我们会教他们怎幺做。好像“你还在伤心啊,都过去了,忘了吧”。老实说,如果以教育的方式陪伴当事人,这只会惹人厌烦,无济于事。“忘了吧”和“别哭了”是悲伤辅导最忌讳的两句话。“你的家人过世,你忘得了吗?真的过去了吗?你过去了,他还没过去,这种陪伴会让人不知怎幺办?其实,我们要有同理心,可尝试问一问:‘你在想甚幺?’”她重申,陪伴的核心是“听故事”,就是听对方想说的话,要学会怎样聆听对方说故事,无论对方想说甚幺。再从故事中发掘可以帮助对方的方法。换言之,对方的故事能够告诉我们很多讯息,我们才知道如何协助对方面对悲伤,凝聚力量和支援,才有望使对方较快展开新生活。临终一刻都会很宗教林绮云说,生死学并不科学,好像我们临终的一刻会“很宗教”,会问及“我死后会往哪里去,谁会来接我”等问题。因此,人要有宗教信仰,会回答死后的生命,才比较能够面对临终的到来。她也重申,每个人对价值观和意义感都不同,好比有人失恋了,会觉得自己活不下去,因为硬生生将一个人从你的生命里抽离会很痛,你所秉持的价值感会受到挑战。这与生死别离的道理相同。不宜找熟人倾谈心事林绮云指出,华人社会惯于找熟人谈心事,这并不适合,因为万一有一天,这个熟人无意中向他人透露你的心事,往往会造成彼此的关係破裂,伤害更多。其实,我们应与陌生的专业心理师谈心事。“如果你有很深层的心事,卡住很久,最好是找专业心理师谈。因为朋友就是朋友,关係不一样。一来他可能会说你不爱听的话,二是他可能有一天到处用麦克风去讲你的事,你会很受伤。”此外,她披露,还有个案要求教导“遗忘的技巧”,事实上,没有遗忘的技巧,因为所发生的事都是生命的一部份,深植于心中,根本忘也忘不了。求助接受治疗不可耻林绮云重申,当我们有需要而求助或接受精神治疗其实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因为这样做能救人一命,怎算是可耻?她指出,男性的自杀率很高,这与我们文化教育男性有泪不轻弹的心态有关,造成他们压抑自己的悲伤,宁可去死,也不告诉别人自己正在悲伤。女性则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还可骂人、打人,比较不会自杀,因为情绪获得纾解和发泄出来。林绮云觉得,我们的教育会教各种各样的知识,就是没有教导我们如何预防自杀,一旦有自杀个案出现时,普遍认为其精神有状况,惯性的做法是将个案转介给精神专科,却无法有所建树。因为这太快了,不足于解决问题。通常,自杀个案当时的情况多以情绪“乱糟糟”居多,需要的是辅导,解开心结,还不至于要到精神科求诊。“我在辅导中心接个案时,觉得最难处理的是自杀个案。他会从早到晚和你说,自己没有价值,是不值得存在的人,父母也不在乎我,我的成绩这幺烂……这使我很好奇人为何会自杀,才会走上研究自杀学的路。”“生死学”是谈及生命的最后一个阶段的学问,包括八大领域:● 宗教与生死,例如死后生命往哪里去等。● 哲学与生死,例如意义与价值等。● 文化与生死礼俗,例如仪式、殡葬等。● 科技与生死伦理,例如安乐死、自杀等。● 临终关怀与安宁疗护。● 生死管理与死亡準备,例如準备遗嘱等。● 失落关怀与悲伤辅导。● 生死教育。/良医‧特派:黄秀仪‧2012.03.26
上一篇:
下一篇: